这警察继续盯着苏锐的眼睛很显然他已经有了自

作者: admin 分类: 宝马彩票登录 发布时间: 2018-11-21 18:42
 “什么白莺夜莺的,和她的真名一点都不搭边。”这警官盯着苏锐的眼睛:“你不是说你们是朋友吗?朋友怎么连对方的名字也不知道?”
 
    苏锐无奈至极,他觉得现在有一百张嘴也别想解释的清了。
 
    而且这警察又不是江湖中人,更不可能懂得什么打穴之类的,他一定是会理解成“按摩”的。
 
    苏锐简直想把那个值班经理的脑袋给按倒马桶里面,让他好好的清醒清醒!这货闲的蛋疼报哪门子的警?
 
    “想不出理由来了吧。”警察没好气的看了苏锐一眼:“我看你还能怎么扯谎。”
 
    “咳咳。”苏锐仔细的想了想,发现自己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 
    “姑娘,现在我问你。”警察开始转向了夜莺:“你来告诉我,他有没有对你不利?”
 
    “没有。”夜莺直接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要为你的答案负责,因为这可能关系到你的安全。”警察继续说道。
 
    夜莺红着脸,看了苏锐一眼:“我们是朋友,只是他不知道我身份证上的名字而已。”
 
    她没有苏锐那么多的花花肠子,说起话来也不会弯弯绕绕,能够这样替苏锐来解释,已经是非常的难能可贵了。
 
    看到夜莺这么说,苏锐连连点头:“是的,是的,我只是知道她的网名,对,就是网名。”
 
    没办法,既然从真实的角度解释不通,那只能开始顺着事实开始胡编乱造了。
 
    “你只是知道她的网名,你们是网友?”这警察继续盯着苏锐的眼睛,很显然,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了——既然这姑娘都没有告状,说明是虚惊一场了。
 
    “是的,是的。”苏锐很认真的说道:“我们在网上认识好几天了,这才约见的。”
 
    “才认识好几天吗?”警官审视的看着苏锐。
 
    “呃,应该也有十来天了。”苏锐看起来越解释越乱套了,夜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 
    “是这样吗?”警官问向了夜莺,后者沉默着。
 
    这沉默看来就是默认了。
 
    “所以,通俗的讲……”苏锐咳嗽了两声,然后说道:“我们现在这种行为,就是……约……那个……炮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警察没听清。
 
    苏锐立正,昂首挺胸,提高了嗓门:“报告警官,我们在约炮!”
 
    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  ps:感谢爱做梦呢、我喜欢京京的万赏!
 
    感谢vela_1221、天天源、兆郑、烈焰强-奸少女(赶紧改名,你这太没底线了)、傲世益辰、最爱纯子(可以的)、fate执灬热、mu枫、夏夕空35、好巧遇到你、柳随风风、孙大庆2、烈焰菊花残(呃,这个)、滴血戒指、rachel226、竞彩大神216、十二篮、明明白白胖胖、监制、中华神剑、石顺@百度、刺哥f、书友45384875、心就像玻璃杯、少年遊丶、独孤荇、8丶纯度、恶魔炽天使、波波么么踹、冬阳27577、书友31274235、紫_星、书友38820667、铁道群里、流浪到淡水、_无情的泡面、lulei026、ti铁甲钢拳、烈焰的大师兄(猴哥)、九分潇洒、赌一把、飘零的秋枫、书友47789291、河南井盖王、演员cnice、curdheons、祥小仔@百度、谈笑论纵横、书友31640097、没钱别玩波克、书友45862292、书友46975536、he严涛、我家公主最美、烈焰切小丁丁(切成十八段)、残夜孤烟、木易lincoln、诺言19940421、逍遥大大大、超梦至上、优优28、雌刹风云、g龔偉w、2c精英、ji2001、lwhgs009、飞远飞的捧场和月票支持!
 
 第2076章 一梦了无痕
 
    听到苏锐说出“约炮”二字,夜莺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 
    他们明明什么都没有干,怎么就成了约炮了?
 
    本来就解释不清的关系,经过苏锐这么一瞎扯,现在更加混乱了,用一句俗语来讲,真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,不是屎也是屎了。
 
    看着俏脸通红的夜莺,一直很严肃的警官忽然就笑了起来,他似乎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于的紧张了。
 
    现在,貌似约炮这种事情……很常见?
 
    “好吧,现在真是搞不懂你们年轻人的世界。”
 
    警官说了一句之后,便拍了拍苏锐的肩膀:“男人,还是要有点责任心,明白吗?”
 
    责任心?
 
    苏锐立刻点头:“警官,您尽管放心好了,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!”
 
    说着,他看向了夜莺。
 
    不知怎么的,听了苏锐刚刚说的话,看着他这样的眼神,夜莺的心里面忽然有种小鹿乱撞的感觉,呼吸也情不自禁的急促了起来。
 
    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悸动。
 
    这是青春飘扬在风中的感觉。
 
    警官见此,笑了笑,说道:“小伙子,我可是过来人,这小姑娘的表现,说明她对你有意思,否则也不会跟你出来干这种事的。”
 
    干哪种事?
 
    听了这话,夜莺的脸颊更发烧了。
 
    可事已至此,再解释什么都没有用了。
 
    往往人们在面对离奇的真相之时,更愿意相信一眼就看穿的谎言。
 
    苏锐很认真的说道:“警官同志,我真的是个很有责任心的男人。”
 
    “好吧,那就……”警官说着,停顿了一下,似乎是在斟酌着用词:“注意安全吧。”
 
    注意安全?
 
    说完,他拍了拍苏锐的肩膀,看着后者一脸懵逼的模样,笑道:“别再把床给整塌了。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等到警察离开,苏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床上。
 
    夜莺看着他:“你刚刚乱说什么的?谁和你约那啥了?”
 
    不知道是不是苏锐的错觉,夜莺这语气似乎并不是责怪,而像是带着一丝嗔怪的味道。
 
    这种轻嗔的味道很淡,但是却逃脱不了苏锐的感知。
 
    “我要是不这么说,说不定咱们都可能被警官带走。”苏锐无奈的说道:“我总不可能让你穿着浴袍就被关进看守所吧?”
 
    夜莺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于是径直进入浴室去洗澡了。
 
    先前折腾的一身汗水,不洗干净根本没法睡觉。
 
    可水声在哗啦啦的响着,夜莺的思绪也和这水声一样的纷乱。
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