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好这一次他的麻烦不在咱们身上不瞒殿下

作者: admin 分类: 宝马彩票官网 发布时间: 2018-08-12 12:50
 铁无环已然扬长而去,高声扬手道:“雪珑堂!某记住了,自去打听便了,主人千万小心,谨慎为要!”
 
    李鱼看看陆希折等人,此时俱都收回了微倾的耳朵,游目四顾,一副尽职尽责的模样。
 
    李鱼暗暗叹了口气:“这些人,我该怎样遣开才好。”
 
    陈飞扬站在一个角落里,不断跷首向那群把西市署大门堵得严严实实的人看去:“小郎君在里面吗?这副模样,我纵有天大的本事,也没办法协助小郎君去‘死’啊,除非天降陨石……”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潘娇娇带着吉祥、深深、静静,此时已经从三里溪回了城。
 
    李鱼离去之期已然不定,她们总是待在三里溪也不是办法,所以陈飞扬已然通知事先聘请的车把式和护卫,要他们把潘大娘一行人送回杨府。
 
    几个女子到了杨府门前,就见四下里逡巡着许多魁梧大汉,一个个脸色不善,唬得行人远远就避开了去,待见他们车子,也是马上上前拦住,待见是李鱼的母亲潘大娘和众女眷,依旧告罪一声,将车子里里外外检查仔细了,才让她们进去。
 
    在他们检查车子的时候,潘大娘才知道,原来这些人俱都是李鱼和乔大梁派来保护杨府的,当然,主要是为了保护返回的她们。至于杨大梁,不管谁对西市有所图谋,应该都不会想要伤害这个完全无害的木头人。
 
    潘娘子、吉祥和深深静静走进客厅,竟尔生出一种亲切、温馨的感觉。毕竟她们在这里已经生活很久了,也一直把这里当成自已的家。
 
    潘娘子四下看看,叹息了一声:“还真有些不舍得走呢,要不是小鱼儿那事,便从此长居长安,又有何不好,何必非得去西北偏隅之地。”
 
    她让吉祥和深深、静静把包袱放回房间,自已从腰间扯下汗巾,掸了掸衣襟,习惯性地往后院里走去。
 
    后院里,杨思齐正在拿着一把锯子,吱吱嘎嘎地锯着一件东西,锯一段,停下来想一想,手里比划几下,或喜或忧,便再锯几下。在他旁边一张木案上放着半碗水,上边横了双筷子,筷子上还有半张饼。
 
    忽然看到潘大娘,杨思齐茫然了片刻,问道:“你出去了啊,早上我没看到你。”
 
    潘大娘没好气地道:“昨儿午后,我不是跟你说过要带三个丫头出去踏青么?”
 
    杨思齐“啊”地一声,轻拍额头,道:“对啊,我想起来了。”
 
    潘大娘瞪着他道:“你昨儿晚上没吃饭。”
 
    杨思齐摸了摸肚子,迟疑地道:“好像没吃,我饿了。”
 
    潘大娘没好气地看了看那半张饼:“你早上也没吃吗?”
 
    杨思齐道:“早上吃了,又凉又硬,不好吃,还没菜。”
 
    潘大娘忍俊不禁地道:“就你这人,还吃的出好赖啊。”
 
    杨思齐无奈地道:“我只是钻研东西的时候魂不守舍罢了,我又不傻。”
 
    潘大娘“噗哧”一声笑了出来,道:“我看呐,你跟傻子也差不多。好啦好啦,你先别忙活啦,坐下歇会儿,我马上去给你做碗饭来先垫垫肚子。”
 
    杨思齐喔了一声,看潘大娘出去,欢喜地拿起锯子,刚要拉锯,想到潘大娘要他歇一会儿,便又放下锯,在长凳上坐了下来。
 
    坐了片刻,杨思齐又茫然了:不干活,我干什么呢?
 
    一会儿,锅碗瓢盆交响曲隐隐约约地传来,随风飘来的还有呛锅的葱花香味儿,杨思齐便怡然微笑起来,似乎这样安闲地坐着,什么都不想,也蛮有意思的。
 
    他把双手拄在了木案上,嗅着香味儿,开始感觉到一阵阵的腹饥,等潘大娘一手端着蛋花汤,一手端着蛋炒花匆匆走进后院的时候,杨思齐已经趴在木案上的刨花里睡着了,脸上还带着一丝孩子气的笑容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